首页  > 支教日记 > 正文
金珊珊:孩子的笑如花般綻放
2016-03-30 15:08:58.0分 来源:香港卫视

  第一天上课

  第一天给孩子们上课,紧张又兴奋,不同于以往的教学实践,这是一群完全陌生的,又对知识充满着渴望的孩子。他们与大城市的孩子截然不同,在这儿,没有太多的娱乐活动,没有电脑,没有游戏机,没有电影,没有商场,没有游乐园,他们的游乐园就是山坡,是草原,是山间的溪涧;他们没有教育水准很高的父母,没有来自父母的谆谆教诲或是督促,没有城市孩子那样充斥着整个假期的补习班,他们在课间跳皮筋,追逐玩闹,或是在放学后到山坡上采野花。在多数孩子的心中,学校就是他们的游乐园,很多孩子喜欢围绕着老师,很多孩子放了学也不愿意离开学校。

  孩子们淳朴而又善良的父母们隐约知道学习、上学对孩子意味着什么,但他们又不知道如何表达这一份期许与希望。记得中午,一个家长带着他的孩子来到我面前,家长用藏语满脸期许地说着什么,旁边一个高年级的小孩用不怎么熟练的汉语告诉我说:“他的孩子也想来这上学。”我立马答应,说:“好的,好的!”看着我答应了,家长激动又略微腼腆地从书包里掏出了一个大大的馕递给我。那一刻,我的眼眶湿润了。我赶紧接过了这一份淳朴而又不知所措的心意,不愿枉费了家长的一片苦心。

  上课反思与感受

  这节课并没有按照原有的教学计画进行,这是我没有想像到的,因为对学情分析的差错。偏远地区的孩子,比如这儿的学生,可能连解决生活温饱都是问题,更别说庆祝自己的生日了。对于城市的孩子来说,过生日是大事,是熟悉得不能再熟悉的话题,可当我在课堂上问孩子们他们的生日是什么时候时,他们困惑的眼神令我震惊了一下。

  这样的冲击不仅仅让我在英语教学上有所反思,也让我明白了在这个世界上,还有很多的孩子享受不到优越的生活条件,他们更需要我们的关注和关怀,去改变他们艰难的生活现状。

  之后的教学目标也未能达成,因为孩子们的英文水准有限,只是教授了18个单词(“season”,“month”,四个季节以及12个月份的单词)。学生的单词发音很有问题,但是,通过不断的巩固和练习,学生的掌握情况还是不错的。

  今天的上课经历让我对接下来的课程安排作出了调整,一味的追求教学进度而不考虑学生的接受水准是不合理的,尽管教学对象是五年级,但他们的实际水准远远低于课本及新课标所要求的水准。在接下里的教学过程中,巩固他们的英语基础(比如:发音,字母,单词)是当务之急。

  募捐

  今天中午吃过午饭,校长将我们所募捐来的衣物和书本分发给孩子们。校长让学生们把衣物分成一堆一堆摆放在地上,孩子们从箱子里或是麻袋里拿出来自天南地北的衣物,奔跑在小小的操场上。

  头顶的太阳赤裸裸地炙烤着大地,这片位于中国西部的小小的一方土壤,但再毒烈的阳光也冲淡不了孩子们的热情与激扬。这一天,于这群孩子,就像过年一样。

  我看到我们班的完玛措抱着一堆衣服,我问:“这衣服怎么分?”她腼腆地说:“随机拿一堆。”我说:“大小不合适怎么办?”“这就要看运气了。”她回答道。听到她回答的那一刻,我无法形容我的心情。

  在城市,孩子们被家长捧在手心里,走进琳琅满目的商场,甚至还挑三拣四。而这里的孩子,穿着城里的孩子们用过的旧衣服,哪怕是穿着大大的,或是小小的不合身的衣服,都开心地手舞足蹈。

  文艺汇演

  今天是支教的最后一天,也是东维完小的文艺汇演。连续一礼拜的好天气,却在今天下起了绵绵细雨。当地的村民说,雨在这儿象征着吉祥。最后一天的相聚也在阴雨中显得更为感伤。

  待雨停了,文艺汇演便拉开了帷幕。没有炫目舞台,没有耀眼的灯光,甚至没有话筒,没有观众的椅子,但孩子们的热情丝毫不减,家长们搬来凳子坐在操场上翘首以盼。

  我很紧张。因为我的学生将要压轴表演合唱《北京欢迎你》。我们一起排练了很久,从学习这首歌,到分配歌词,到设计动作和队形,我们想要呈现出最完美的表演。每一个孩子都全身心地投入,他们从没觉得这是一个任务或事一个苦差事。这儿的藏族孩子热爱唱歌,他们的血液里就流淌着能歌善舞的基因。放养的时候唱,打水的时候唱,甚至嬉皮打闹的时候也在唱。生活仿佛就是一首歌,歌中唱着生活。

  但孩子们从小就没有太多上台表演或者是展现自我的机会,上台前,好多同学跑来我身边,悄悄地告诉我,他们不想唱了。我怔住了,看着他们眼神中的害怕,不安与胆怯。我明白他们的紧张与忐忑,我只是看着他们的眼睛,坚定地告诉他们,他们可以!他们一定能行!

  最终,每个孩子都站上了舞台,微凉的空气被孩子们的声音点燃,我站在他们的对面,微笑地望向每一个他们,给他们掌声,与最坚强的后盾。他们的表情会僵硬,他们的声音可能在颤抖,但什么也掩盖不了他们内心的纯澈,清纯与激情。

  当孩子们谢幕走向我的那一刻,我的心里只有感动,只有赞美。我把大拇指和拥抱通通送给他们。他们笑了,如花般绽放,我望向天空,雨丝儿好像又飘了下来,一场及时雨,一场吉祥雨,我心中默默地想。

  信

  分别在即,打算给每个孩子写一封信。总想着这边的孩子缺衣服,缺玩具,缺书本,但这些毕竟是物质,毕竟是谁都能给予的。而一次真诚的,心与心之间的交流,于这些孩子们却是及其缺乏的。

  尽管只是相处了短短两周,但对他们依旧有所了解。我想尽我所能,为他们留下些什么,不是一个会用破的书包,不是一块会擦光的橡皮,而是一封代表着我的内心想法,对于他们充满期待的信。

  比如John,一个我们班最瘦弱的男生,看着他的体形和相貌,你绝对想像不到他已经15岁。他仿佛弱不禁风,但他绝对不柔弱。好多次,我看到他在学校门口的山坡上放牛,他赶着一大群牦牛,有模有样。远远望去,偌大的草原上,一个小小的身影或是奔跑,或是驻足,你都不知道该为他的懂事和独立而感到欣慰,还是为他的生活感到心酸与难过。记得有一次晚上,天色已经泛黑,我看到他一人匆匆地走在山上,我说,John,这么晚了,你去哪?他说,一头牛丢了,他要去另一个村子去找。接着,便消失在夜色之中。  

  这样的生活经历与城市的孩子相差太多太多,若是一个生长于城市,读小学五年级的孩子,可能只在动物园看过牛,可能放学后还在与家长争吵着能不能看电视,玩游戏;而同为一个学生,John已经承担起家里的生计,他没有半点怨言,仿佛这就是他生来该做的。

  在这儿,这样类似的孩子很多,他们独立,有担当,懂事,能吃苦,我在信中写下对他们的认可与钦佩。但这样的孩子,往往缺少父母的关爱和老师的关注,他们自卑,害羞,甚至一些成绩很好,很优秀的孩子也怯于在课上表达,于是,我也写下对他们的期许和鼓励。

  也许,读书对于很多生在城市的孩子来说并不是人生唯一的出路,但对于他们这样一群生长在大山,也许一辈子都走不出大山的孩子而言,读书,读大学是唯一一个可以改变他们家境,改变他们人生际遇,让他们可以走出大山的机会。我期盼他们能考上大学,当然,这也是他们最大的梦想。

  我不知道这一封封信可以改变他们多少,但我心里总期盼着着一点点因为我而产生的改变,哪怕只是一个词,一个句子,只要能触动他们的幼小的心灵一点点,我也觉得这些天的付出值得了。

评论文本
评论可输入140个字    
其他网友的评论 0
热门资讯
专题策划
香港卫视2016两会报道